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首頁
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

會員通訊

歲月留聲

春風化雨逾40載特師匡扶無數聽障學童創未來

一份工作日復一日超過40 年,是責任? 還是對這份工作的愛與熱誠?

1981 年,一位長直髮、戴大框眼鏡,樣子還有點稚氣的女生剛剛畢業,便加入了聾福會獅子會九龍特殊幼兒中心(白普理幼兒中心的前身)成為助理文員,從此開展了40 多年的特殊教育生涯。時光荏苒,悉心培育無數聽障學童成材,同時亦點亮了自己的人生,她是白普理幼兒中心主任 - 韋秀珍女士。

昔時任職助理文員的韋主任愛與聽障小朋友相處互動,當年的中心主任許小媮女士別具慧眼,認為她有潛質成為幼兒老師,積極鼓勵韋主任繼續積極進修。經歷數年邊學習幼教理論邊工作累積經驗的兼讀日子後,終成為一名合資格的註冊幼師,多年後更晉升為中心主任。作為一位教育工作者,特別是特殊教育,教學技巧和策略都要慢慢浸淫,韋主任指「健聽和聽障學童最大的分別在於聽障學童接收聲音的能力受到限制,受制於言語接收和 語言發展的障礙,語言能力不足亦影響其他方面的學習。因此,教導聽障幼兒,我們比較著重多感官學習、而全語文教學對他們有較大幫助,畢竟優秀的語文能力,能讓他們透過文字表達所思所想,彌補聽力的不足。」她亦見證著多年來隨著教育資源的提升、科技的進步配合相應的訓練,令聽障學童在各方面都有顯著的進步,成效斐然。

多年來任教的聽障學童多不勝數,失聽程度、學習能力以至個人性格均各有不同,最令韋主任留下深刻印象的,是現時揚威海外的澳門三項鐵人選手許朗。當年5 個月大的許朗因一次醫療事故導致雙耳深度失聰,爸媽每周都會帶著她從澳門 來港逗留三天,接受幼兒中心的語言訓練,風雨不改持續兩年,眼見女兒的語言理解及表達能力稍為穩固,才回到澳門,並一直堅持在主流學校學習。當時助聽器的性能較落後,許媽媽仍堅持許朗要學好唇語和咬字發音。韋主任表示「我深深感受到媽媽的堅毅不屈,全心全意為孩子付出所有,亦令我更堅定要與家長同行的信念。」許朗不負所望,明白家人與老師們的苦心,努力學習。現時她除在澳門行政總署工作,並正修讀博士學位課程外,更是一名綽號「澳門女鐵人」的出色的業餘運動員,令曾為其老師的韋主任深感驕傲!

韋主任形容,每年的結業禮,都充滿著傷感的離愁別緒。不少學童在入學時從一個音節都發不出,到畢業時可以自信滿滿地在人前流暢說 話,作為陪伴他們成長的老師,難免會不捨和感觸,亦不難看到淚流滿面的場面。老師們與不少家長都成為了好友,「我們與家長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的關係。學生就讀幼兒中心時是很緊密的『伙伴』,有些家長在孩子每個階段也致電給我;有些孩子畢業後便如『朋友』般,毋須言語,只聆聽他們的煩惱、分享他們的喜悅已足夠。記得有位舊生,長大畢業後求職近一年最終找到不錯的文職工作,他急不及待地告訴我,我當時替她感到十 分開心,同時亦感恩在他們心中有一個小小的位置。」

回首過去,韋主任指慶幸能當上聽障教育工作者,以特教成為終身職業。教導過的學生、同行過的家長、教學的一點一滴,拼湊成她美好而難忘的回憶。「記得前上司許主任曾說過,教導聽障孩子,不論用任何方法,因材施教,協助他們學習,是我們作為老師的責任。」相信曾於幼兒中心就讀的學生和家長,必定能感受到她這份堅持春風化雨,不問收穫的信念和心意。

圖片1

按此放大圖片

韋主任(右)當年得到上司許主任(左)的 支持和鼓勵,才決心全心投身特殊教育界。

圖片1

按此放大圖片

當年的聾福會獅子會九龍特殊幼兒中心的 學童如今已長大成人,各有才華。

圖片1

按此放大圖片

多年來韋主任與畢業生都保持著友好關係, 不時聚首一堂。

圖片1

按此放大圖片

每年的結業禮都令老師和學童們感到難離難捨。

圖片1

按此放大圖片

韋主任喜歡與學童打成一片,並通過多感官學習提升他們語言和社交能力。

 

免責聲明 | 私隱政策 |  網站地圖 | 無障礙網頁守則聲明

©2022 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 版權所有

香港公益金會員機構  香港社會服務聯會  2021 無障礙網頁嘉許計劃共融機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