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首頁
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

會員通訊

歲月留聲 - 長期「陪伴」的漫長使命

當想說話,但無法表達;想溝通,但聽不懂,這會是甚麼感覺?可能會覺得孤單、無助, 又或者覺得憤怒。小朋友亦一樣,當無法好好表達時,有些會變得沉默被動,有些會大喊、有些會以暴力、打人等方式表達自己的需求和感受。我認為言語治療師不只為服務使用者提供言語訓練,更可為他們打開與外界接觸的一道「門」。

曾有一位大學教授告訴我,他認為言語治療最大的使命,在於服務使用者在復康過程中,言語治療是一項需要長期「陪伴」的工作,這個理念 驅使我修讀言語治療碩士課程,期間有機會到聾福會實習,向言語治療中心主任Kyle(朱sir)學習如何服務聽障學童,實踐在課堂上學到的知識,並運用不同的方法為聽障學童提供聽力訓練,以改善發音清晰度,也讓我更了解聾福會這個機構。

畢業後,我加入了聾福會,擔任到校學前康復服務的言語治療師。這一年多,我的工作主要到訪不同幼稚園,為學童提供到校言語治療訓練,拖著一個放滿訓練工具和玩具的行李箱,走訪不同學校,走進課室觀察和了解學童們上課的表現,並在需要時協助他們與其他同學相處,即使運用同一樣玩具,也要因應不同個案,個別訂定訓練和溝通 方法,令我感到很大的挑戰性和滿足感。

我曾在學校遇見一位5 歲學童,他未能說話,亦不理解簡單指令,在學校隨處走動,也因為不會表達,經常大喊大叫,老師們都感到非常苦惱。 我剛接觸他時,也花了不少時間了解他的喜好,透過不同遊戲,與他建立關係。之後,便開始製作一些需要溝通的遊戲,配合圖片和影片作視覺提示,讓他理解簡單指令和說話。通過訓練,他的語言理解和表達能力都有明顯進步,情緒控制也有改善。

我覺得言語治療是一份很有趣的工作,可以運用自己的知識幫助別人改善溝通,從而建構社交橋樑。「跨專業合作模式」也讓我從職業治療師、 物理治療師、心理學家和特殊幼兒老師身上,學到不少方法和技巧,處理學童的行為和情緒問題。每個小朋友的情況和性格也不一樣,在陪伴他們進步同時,我也能從他們身上吸收經驗,令自己有所成長。

圖片1

於 2022 年在香港中文大學言語 治療碩士學位畢業。

按此放大圖片

圖片1

年幼的我。

按此放大圖片

圖片1

言語治療師何曉霖

按此放大圖片

圖片1

透過圖片和小組遊戲,改善學童的聽覺、發音、言語、聲線和說話流暢度。

按此放大圖片

圖片1

透過行山在工作和生活中取得平衡。

按此放大圖片

 

免責聲明 | 私隱政策 |  網站地圖 | 無障礙網頁守則聲明

©2024 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 版權所有

社會福利署資助服務   香港公益金會員機構   積金好僱主  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   2022 無障礙網頁嘉許計劃 共融機構 聽障青年支援網絡